爱游戏官网

手机扫码继续阅读
手机阅读《镇妖博物馆》
镇妖博物馆

第八十八章 人之情也(五千字大章节求订阅)

短时间内不曾提及梦中的线索,时而好奇张望,最后更是留下一句话,直接溜了出去,打算寻找青丘狐族问问情况,它有五百年以上的道行,虽然受限于猫妖之属,终有其上限,但是却也不必担心安全。

卫渊有足一日多没有见到一同来此的天女,正打算外出看看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场夜奔匆匆忙忙地画上了终点。

卫渊将那邪道交给了青丘一脉,这是和人族关系良好的势力,最初青丘分支之一涂山首领,甚至于是尧舜禹的臣下,值得信赖。

况且青丘狐的神通很适合打探情报。

一夜无话,黑猫类似乎对于那佩戴黄色符箓的邪道也很看重。

这个很像小孩子偶尔问出‘我是谁’这种问题的情况,卫渊看向苏玉儿,想了想,只好道:“这问题很复杂,但是总体来说,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,也没有你的那些姐妹想的那么美好。”

苏玉儿不满意地咕哝道:“那岂不是很普通?”

卫渊的声音顿了顿,“你们曾经出去过青丘吗?”

三位狐女都纷纷摇头。

虽然说青丘国曾经有过人类。

但是在漫长的时间里,人族难免和生活在这里的妖族通婚,现在大多已经是半妖之身,更何况此地和外界风俗不同,文化也不流通,几乎可以认为是不同的一脉。

沉吟许久,卫渊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,更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种命题对于他来说也太过浩大了,正在头痛,突然听到了来自于黑猫类的传音,卫渊先是有些讶异,旋即若有所思,沉吟了下,对三位狐女道:

“既然这样,不到外面看看,怎么能知道人世之情?”

“不如出去走走,或许你们本身就有所领悟。”

其中叫做胡玫的少女讶然道:“可是青丘的规矩很严格,我们不可能偷偷出去啊。”

卫渊道一声稍等,外出从神出鬼没的类那里拿来了几根羽毛。

毫无疑问,又是那种配之不惑的异鸟羽毛,不知又有那只鸟儿被这黑猫祸害了。

他心中叹息一声,自这客房中将木柜上的香炉取下,起一道符,点燃了一根檀香,幽幽的香气弥散,让人心神忍不住放松下来,三位狐女便按照卫渊所说,坐在蒲团之上,却也入梦而去。

继而拈起羽毛,行走于梦域之中。

慢慢走出了青丘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青丘最古老的地方。

穿着白衣的女娇看着远处入梦了的卫渊和三位狐女,然后收回视线,看向旁边穿着白色宽松服饰的天女,女娇年纪已经很大了,白发垂落在后,而天女看上去就还是十七八岁的样子。

白衣黑发,安静品茗。

女娇微笑道:

“你是想要给他求取一位狐女?”

“是。”

“卧虎的名号,也足够做我青丘的女婿了,但是这个时代,我们也不想要强求,便看这三个孩子,谁能和他看上眼了,能让卧虎和她们之一成亲,也是美事,在汉,那可是有资格领受虎符,率三军去灭国之战的大将啊。”

“多谢前辈。”

女娇摇头,慈和笑道:“不要忙着谢,若是他一个都不喜欢呢?”

天女想了想,道:“当不可能。”

“哦,为何?”

“他并非是好色欲之辈,并非是贪婪无度之辈,并非是无情之辈。”

“何解?”

“因其并非好色欲者,故而绝不可能于这等淑色还不满意;因其并非贪婪无度之辈,故而绝不可能妄想能求取更多,也因为他并非无情之辈,只消让他们日久相处,一同经历些磨难,当能生出情谊。”

女娇讶然:“并非好色欲者,并非贪婪无度,也并非无情。”

天女笃定道:

“只要让一位狐仙和他朝夕相见,共经生死,应当会生情。”

女娇突然笑起来,天女讶然不解。

而这位几乎注视着神州绵延至今的女子,却只是狡黠笑着推了推茶盏。

“来,珏儿,喝茶。”

“这茶若凉,可不好喝了。”

“嗯?是,多谢前辈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卫渊带着三位姿容各异的少女,在梦中走出青丘国。

说是要教导她们人世之情,但是他自己也不懂得这些事情,只是黑猫所说的事情确实有来一次的价值,也只好带着她们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行走,三个少女第一次知道还可以以这样的方法离开青丘,皆是讶异。

三位狐女分别属于苏,胡,只是姓苏的却有两位。

一路上叽叽喳喳,卫渊也大概知道了她们对于人间的看法,苏玉儿是始终笃定了男子薄情者众,而另外两位则都带着天然的好感,尤其是胡月之事多少流传出些许,更是让她们向往羡慕。

那胡姓少女英气勃勃,一双棕瞳好奇望向周围。

旋即道:“卫公子,你要带着我们去哪里?”

卫渊沉吟不语,算了算时间,恰好听到自行车的铃声,往旁边走了一步,回过头去,看到一辆车骑得飞快,少年宽大的校服拉开拉链,白色的衬衫,校服被风吹起来,像是背后长出了纯白的翅膀。

他气喘吁吁地赶到这条路上,看了看时间,匆匆拐到了一条小巷里。

可学校还在更前面些。

黑猫类传音。

卫渊带着这三位狐女站在旁边,过了一会儿,又看到有一个女生骑着脚踏车路过这一条必经之路的街道,那是大多数少年都曾经默默喜欢过的那种少女,黑马尾干净秀气,透着书卷气。

而后在她路过那小巷之后,藏匿在巷道里的少年深呼吸了好几次,才小心翼翼骑着自行车追上去。

“好巧啊。”

少年挠着头,笑着搭话。

少女讶异看着他,然后微笑回了一句:“真巧。”

少年把背包斜挎着,乱糟糟的头发里是阳光的味道,小心翼翼跟着前面的少女,操控着握把,不想要太远,也不敢靠得太近,大着嗓门谈论着自以为有趣的琐事,慢慢远去。

卫渊看着那两个高中生骑着车离开,看向旁边的狐女,若有所思问道:

“你们觉得这样的感情怎么样?”

胡玫笑答道:“很好啊,那些青梅竹马,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感觉,大概就是我所喜欢的那种,如果这样的感情都是假的,那也就没有什么是真的了。”

苏玉儿却道:“不过是兰因絮果罢了。”

“男女因缘,初时美好,最终离散的又有多少?年少的感情最终能成正果的,百里无一。”

卫渊不置可否,倒也觉得从这狐妖们里听这些话很有趣。

之后又带着她们继续往前。

这一条街道的梦域里,见到了青年热恋的男女,山盟海誓,恨不得一整天都和对方黏在一起,而后这个男子半跪在了地上,说话说得结结巴巴,在那里求婚,女子捂着嘴巴,眼睛里亮莹莹的。

“真好啊。”

另外一位姓苏的狐女苏烟儿叹息着,眼底有羡慕之色。

“能够和相爱的人历经苦难,生活在一起,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么?”

卫渊点了点头,黑猫类浮现出来,懒洋洋趴在他肩膀上,也不知现实中是在哪里窝着睡着了,入得梦来,接着就又往前走,走到另外一栋楼里,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音,还有摔砸着碗的声音,然后是女人尖利的声音,男人的怒吼声音。

苏烟儿吓了一大跳。

卫渊走上前去,这里是梦境,梦中的人无法察觉到外面的人。

透过窗户,看到满地碎裂的玻璃和陶瓷,看到坐在沙发上抹眼泪的女人,以及无声抽烟的男人,孩子趴在内室的床上,茫然地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幕,整体的画面压抑破碎,而又予人压抑的感觉。

卫渊望向三位狐女,道:“这一家觉得怎么样?”

苏烟儿吐了吐舌头:“好可怕。”

“他们当初一定没有彼此动心过,是没有感情,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吧。”

胡玫重重点头表示同意。

而相应的,苏玉儿就显得很镇定而从容了,略有些得意地勾了勾嘴角:

“这才是尘世中所谓的感情,有情也可以化作薄情的。”

“是以那些故事往往只到大婚为止。”

苏烟儿正要争执,却见到那穿着黑衣的青年笑了一声,已经转身走下了这个筒子楼,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,背后负剑,神异的黑猫趴在肩膀,懒散地舔着爪子,不知为何,有一种古老悠远的感觉,呆了呆,连忙迈步走上。

接下来他们看到了另外一家人。

这一家人遇到了很大的麻烦,欠下很大的一笔债,压得喘不过气来,为了解决这个债务,男人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打工,几乎玩命一样地拼,女子也一样给人打零工,手指慢慢变得粗糙,一家人连在饭桌上都没有轻松的话题。

但是他们始终没有放弃,始终都彼此搀扶前行。

胡玫张了张口,不好意思道:“这……我承认这是很令人感动。”

“但是,卫公子,这个不是所谓的亲情吗?这根本不是像故事上那样的,美好的感情啊……胡月如果和那个男生成亲大婚,肯定不会过得这么压抑,会很开心。”

苏玉儿也有些迟疑,这似乎和她所知的也不同。

她最后道:“这只是生活。”

卫渊点了点头,和黑猫类一起慢悠悠地走下来,走到另外一个梦境当中,阳光很好,在公园里,两个老人手牵着手一起散步,他们走得很慢,但是却让人觉得宁静。

这一次不只是苏烟儿和胡玫看得眼睛微亮,苏玉儿也有些动容。

“这样能携手共赴一生,才是真正的人族情义。”

“你想说的是这个吗?卫公子?”

卫渊摇了摇头,连那黑猫类都忍不住笑了。

他们看着那两位携手前进的老人,慢慢的,那位老妇人消失不见,只剩下了老人弓着腰,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,苏玉儿讶然,黑猫类舔了舔爪子,道:

“你们还没有发现吗?不是说狐狸都很精明吗?”

三位狐女不解。

卫渊侧过身往后看,苏玉儿转头看去,看到在他们来的道路上,还跟着许多的人,他们有面对生活重担被压弯腰,生出白发的沉默男人,有和妻子争吵起来,带着愧疚默默吸烟的男人,有求婚时候激动地说不出话的人,也有那最初的少年。

而这些人站在一起的时候,面容竟然有几分相似。

苏玉儿记起卫渊最初点燃的符箓,面色讶然。

卫渊道:“你们见到的,都是一个人的梦境。”

苏烟儿失声道:“不可能,他们明明是在不同的梦境里。”

卫渊道:“过往经历,执念不肯放下的,会变成梦,只不过有些人连这些记忆都丢掉了,失去记忆,失去自我,现代医学叫这样的症状是帕金森症。”

是黑猫昨天询问那些生活在梦境间隙的魑魅魍魉,才知道了这件事情。

今日又告诉了卫渊。

卫渊走上前去,和那最后迷茫的老人并肩走,低下头去,温和道:

“你不想要回去吗?你妻子应该还在等你回去。”

老人跺了跺脚,咕哝道:“不回去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?!你问我为什么?我就是做饭时候多放了点盐,她就生气,我不回去了!”

卫渊露出一丝微笑:“可她现在已经不生气了,还很后悔。”

“你现在回去的话,她会很开心。”

“真的?”

老人面容浮现出迟疑的神色,最后茫然道:“可,可是我忘记怎么回去了。”

卫渊道:“我来带路,类。”

黑猫自肩膀上跃起,懒洋洋伸了个懒腰,往前走去,穿过层层叠叠的斑驳梦境,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,最后在一间病房模样的梦域里停住,老人呆呆看着那边的病床,床上是枯瘦的自己,旁边趴着睡着一个头发银白的女人。

他伸出手,却无法靠近。

“回去吧。”

卫渊笑着伸出手,按在老者的肩膀上,然后往前轻轻一推。

老人下意识迈开腿往前走去,而后苏玉儿三人便见到,原本跟在他们身后的,那些不同年临段的男人都消失了,而那老人脚步逐渐健朗,他的腰肢逐渐挺拔,从需要拐杖的老人,到抛下拐杖的中年,到脚步有力的青年。

最后是穿着老式校服,双目明亮的少年。

穿入身体。

眼前一片白茫茫的。

其实,有这样的一个问题——

当你度过你无趣的一声,回到年少时候,遇到你所喜欢的女孩,你会做什么?是否会错过?

他睁开眼睛,两侧的树木高大,绿影斑驳。

叮当,叮当。

穿着白色衬衫和校服,竖着单马尾的少女骑着脚踏车走过。

于是他鼓起勇气。

用力一踏踏板,自行车带着少年的勇气冲飞出去,也穿过斑驳的绿影,飞扬的校服衣摆,就像是扬起的翅膀,他看着那讶异的少女,挠了挠头,头发里有阳光的味道,用尽了全部的勇气,道:

“好巧啊。”

她笑起来:“好巧。”

这样的记忆鲜明地过分,几乎能嗅得到让人落泪的过往。

病床上的老人慢慢睁开眼睛,看到病床旁边趴着睡着的妻子。

他摸了摸眼角的泪,咕哝着这么大的人都不知道照顾自己,感冒了不还得要自己来看着?而后伸出手,扯着身上的被子,给妻子盖上,用力揽着她消瘦的身子,卫渊和三位狐女在梦域之中,透过朦胧的梦境和现实之墙,看到了这一幕。

苏玉儿,苏烟儿,以及胡玫都不知为何,无言以对,又有震撼之感。

卫渊让黑猫回来,迈步离去,道:

“好了,我所知道的,关于人的感情,已经尽数讲完了。”

梦境结束。

回到了青丘国。

三位狐女慢慢睁开眼睛,各有怅然,皆是无言。

司隶校尉起身。

而桌案上的香,尚未燃尽。

PS:字数稍多,足足五千字啊,虽然说算是过渡铺垫类的章节,但希望写得有趣些。

至于怎么开启下一章,大家有兴趣可以猜猜啊

司隶校尉笑起来:“说对了。”

他道:“人本来就是那种很普通,又有点不普通的生物。”

“大部分都是这样,没有那么好,可再想想,也没有那么坏不是吗。”

苏玉儿道:“你就是青丘里,唯一的外界人族。”

“另外,这是那位与你同来的长辈所言,说你应当能帮得上我们。”

卫渊:“…………”

可才一开门,门外却多出了三个狐族少女。

苏玉儿穿着白衣,另外一位少女则穿着红衣,最后是黄色衣服。

容貌在狐族中都算是难得的美好,或者清冷,或者娇憨,或者英气勃勃。

什么是人类的感情,这几乎是浩大到没有答案的问题。

在这长桥旁边,苏玉儿声音顿了顿,又道:

“难道真的如同她们说的那样么?那么好?”

苏玉儿抱着书,无奈叹了口气,看着卫渊:“我去请教了老祖先,昨夜的事情究竟是如何,老祖先说,无论是我的看法,还是她们的,都是错误的,我们不了解人族的感情,需要向人族请教才行。”

卫渊茫然道:“所以……”

他只得叹息一声,道:“好吧。”

“我虽然只是个普通人,但是如果要说一说外界的事情,多少也知道一些,几位若是不嫌弃,倒是可以讲一讲。”

阅读镇妖博物馆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游戏官网 ()
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